• 欢迎来到安徽作家网  |  设为首页
    安徽作家网

    安徽省作协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把时间等候成气象

    把时间等候成气象

    发布时间:2018-03-28  来源:安徽作家网  作者:江南雪儿

    (一)

    迈克.乔治在《找寻内心的平静》中说:大约20年前,他和一百多位朋友在印度西北部的阿布山进行一次公开冥想,在那个宁静的犹如阳光亲吻的夜晚,他拥有了意义非凡的精神体验,也许只有二十分钟,但瞬间即是永恒。他看到了一道白光,仿佛进入了世界源头,一个声音在说话:欢迎回来,你的追寻已结束。从此,找寻对精神世界和心灵发展的探索,成为他最重要的事情。

    他在那一刻意识到,我就是灵魂,我就是精神,而不是一种叫灵魂的东西附着于躯体。在2017年5月19日那个下午,我在济南胜利石油大厦宾馆大厅里处于安静的冥想状态,我在时间里放松成微粒碎片和光束脉动,我以墙壁上玻璃缸里的鱼为参照物,在对灵魂进行偎依、陪伴和相处。

    那是妙不可言的体验,一道强韧的温柔力量,在内心迸发,我被吸附进时间隧道,静止的漩涡,凝固而停滞,抵达到时间的源头抑或终结。我体味到临在、本体、时间和无我。飞箭在不动中,把时间无穷切割下去就是不动。博尔赫斯认为,把时间无限切分,永远无限地切分,就是无法抵达。那一天下午,我在大厅里等候我的同伴,我等候的同伴就始终走在购物的路途上,而我处于等候他们到来的路途上,我们没有交集,我们都在抵达之途上。

    那个下午我处于等待的时间只有20分钟,但这20分钟时间让我游历整个宇宙,我以玻璃缸里游动鱼划开的波痕为切口,进入到世界某个切割面,融入到时间内部,被时间吸附裹挟而掳掠,我成为非我、真我、另一个我,抑或多元的我。

    我体验到,时间有时不是长度,而是它的密度和质地。在那个下午,我沉浸在时间内部,又遨游于时间之外。置身于日常时间里,游离于常规时间概念之外。我作为时光里的过客,不是在消耗时间享用时间占领时间榨取时间,不,我在那个下午。我游离于时间之外,跳出了时间,挣脱了时间,时间臣服于我服膺于我,时间成为我思想驰骋的坐骑,我是时间的王,我在时间之上。

    在尘埃俗世中,时间是个暴君,在如今这信息化、高速飞速的时代,我们的心被时间抽打,被时间像绳索一样勒索,令我们窒息。而在那个迷人的下午,我在时间里等候,我把时间等候成一个气象,我成为时间的王,时间如浮云,在我的脚下和身边舒缓流逝,我端坐于时间之上。

    (二)


    我在济南参加中石化作协举办的散文培训班结束后,手里多了这本收录中国石化首批十位优秀作家照片和事迹的小册子。位列第十位的人就是我。大雪压枝的背景下,穿黄色绒衣的我,手抚头发,含情微笑,很是柔和。却原来,12年前的自己可以这么柔和,对,柔和之光的小女人味道。

    以前,我是不满意自己的,身姿、容颜、才情和禀赋,都抗拒、都反感、不接纳自己的一切,处于生病和生气状态。生气是与自己过不去,生病是心中的小我把真我打败,碎了一地丢盔弃甲魂不守舍。戴比.福特在《接纳不完美的自己》一书中说,自己身上那些让自己讨厌、痛恨的特质,其实蕴藏着巨大的能量。我深思,原来这都是能量爆发前的热身啊。

    现在,我人到中年,再不抗拒自己,把对自我的不满化作对自己的珍惜。因为这世界只有这一个不可复制的我,我在,风景在;我去,风景无。十多年来我发表的所有文字是我的资源和风景,有人在等候阅读我的作品,我也在等候阅读别人的作品。世界如此精彩,我们没有时间苛刻自己。我在自己的照片里看到了我读过的书、我走过的路、我爱过、恨过的人、我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心境。这真好,这样的状态得益于我多年的文学修为。

    为什么有人让你过目不忘,因为他气质淡雅、处变不惊。我欣赏这样的人。在这次济南散文培训班里,这些为我们上课的老师,他们年纪与我们相仿,相貌平凡普通,但自有一种气质神采,我内心命名为淡雅之风。淡是对功名利禄的淡,雅是发自灵魂的圣洁之光。他们的内心都被文学的风吹拂过荡涤过,他们向我们传授自己对文学的感悟,他们对文学一往情深在燃烧全场听课氛围。有一位周老师,笔名叫谷子,他舒缓向我们讲述新散文先锋实验者周晓枫的文学轶事,而从台下一双双渴盼的眼神中,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台下文学愤青们敬重的偶像。

    文学就是具有这样的魔力,不论年龄、地域、时间,仅仅因为热爱,就成为同路人。

    能成为同路人,是因为我们在对的时间里相逢,按照量子力学原理,这是因为我们振动频率一致。此刻,我在阅读博尔赫斯,我们在时间里相逢,我们都在时间里读时间。

    博尔赫斯在《曲径交叉的花园》里说“时间永远分叉,通向无数的将来,而梦不过是另一条分叉的映像”。他认为一切事物都会循环往复出现,比如过去的你,其实没有消失,只是停留在过去那个时间内,或者说,是你的现在将过去覆盖,所以,每个瞬间都是永恒。他认为,永恒不是岁月之和,是所有过去,这过去无始无终,然后是所有现在,这现在涵盖了一切城市、一切世界和一切宇宙。最后是将来,它是尚未创造的未来,但它是存在的。

    科学家们说:永恒是一个集结了所有时间回响的瞬间。所有事物,所有物象,都是逐步缓慢呈现给我们,亦如这大厅里舒缓的鱼的步伐,因为我们无法承受宇宙的整体存在,我们无法享受那个沉重的负载,于是,时间出位出场临在,时间把整体分割,赋予我们永恒的礼品,我们不断地死亡,不断地诞生,循环往复,六道轮回。


    (三)


    我说过,这是中国石化作协在2017年5月组织的散文学习班,学习班结束后现在我们要返程,当然,所有学习班结束之后肯定要返程。很收获,听了几个很牛的作家讲课,大家都喜欢听他们说鲁院学习班的故事,好似热血青年热衷听黄埔军校的故事。

    现在,课程结束,学习班的人一拨一拨返程,上午已经人走一半,下午更是人员寥寥,似乎只有我在这里逗留。我们单位学习人员来到宾馆大厅里正在退房,退房之后,他们几个人去附近超市购买食品,准备我们在返程的火车上食用的晚餐。宾馆大厅里静悄悄,寒冷的气流,悄无声息的状态,隐约有什么音乐在虫子一般蠕动,仿佛顺着墙壁游走,你找不到它在哪里,或许是内心有音乐在响动。

    是的,大厅里很安静,时间如鱼在流动,我在陪伴鱼,鱼在陪伴我,我们都在时间里流动,它以游动的方式,我以静止的方式。

    这些观赏鱼真有意思。橘色、白色、黑色、金色。它们在镶嵌在墙壁上的鱼缸里游走。鱼在旅途中,鱼在流动中静止,白色的,银色的鱼一闪而过。我说这些观赏鱼真可爱。济南胜利石油大厦宾馆服务人员告诉我这是招财鱼不叫观赏鱼。哦。好吧,它们就是鱼,无所谓观赏,也无所谓招财。

    我放弃了阅读,我在享受这份静谧和静止。我在时间里静止,鱼在时间里浸泡,它们就在玻璃缸方寸之间游动。这些鱼永远游不到外面,游不到远处,游不到自己喜欢的大海,但它们静不下来,静的时间也在游,游的时间也在静。音乐旋律很慢,在有空调的空气里游弋。时间躲在看不见的地方,我在等候看不见的时间。我看见宾馆大厅旋转玻璃门有人进进出出,都不是我要等候的人。我在等候着光影等候着流年等候着波纹等候着搅动等候着时间在某个地方复活抑或流逝。

    是的,我在静止中挥霍着时间。以前所有的时间都投放在我的工作程序和旅途节点上,这一次,我在等候,在时间里静止,感受秒针时针的位移。他们,我的安庆同行同伴们在超市里购物,购买火车上我们需要食用的食物,他们分配给我的任务就是在等候的时间里把我们行李看守住,数一数,一共十件行李。这些行李只要不长脚,它们就会和墙壁上的招财鱼一样在这里陪伴我。

    懒洋洋打个哈欠伸个懒腰,未曾有过的坠落低谷的沦陷感。

    这是胜利石油大厦宾馆大厅。这是一个叫济南的城市。我第一次来这里就对它拥有好感。大明湖。趵突泉。百花亭。音乐喷泉广场。在一天的学习班下课之后,晚上我们乘坐公交来这里。我对那一条水沟边年轻人谈情说爱的地方有好感;对某一条街有好感;这里有北京胡同的味道,文化韵味,每一街道,每一房间都很精致,别具一格的不俗。这里的柳树一律笔直挺拔,不同于江南柳树那种婀娜妖媚和扭曲委婉,散发的是干练、耿直、豁达和正派。是的,正派,山东人的正派,济南人的正派,这都是感觉,挥之不去的感觉。

    光影和波纹,音乐和心情都在时间里流淌,我的同事还没有到来,或者说,他们走在到来的路上,我还有大段的时间在这里浸泡,面对着旋转门,前台服务员对我熟视无睹,我也漠视他们的存在,我只对鱼感兴趣,对光影对虚空感兴趣。

    鱼在水的世界里游。

    我在时间的世界里游。

    这是多么漫长而又丰饶的一个时间世界啊。

    鱼隔着玻璃在与我对视。它们静止在出发的路上,在某个静止的触点上,而我在静候中也成为灵动的鲜活的鱼,如大厅墙壁上这群鱼。

    白色鱼,9条。橘色鱼24条,黑色鱼,123,一定还有一条鱼躲在什么地方没有出来。我在这静候的气象里思维妖娆婀娜多姿。思维成为我内心构筑景观里一个元素,思维成为一条鱼。

    音乐躲在看不见摸不着的地方在爬行,柔柔软软打动人心。那么,这些我称为景观的鱼们,它们从透明玻璃里朝外看我,我也是它们的景观它们的思维,是一枚静止或流动的披肩发的鱼。在鱼的内心意识流中,我在时间里沉浮如一枚茶叶,它们看我,我是静止的,原地不动。

    这是胜利石油大厦大厅。我在等候向我走来的同事。在他们没有抵达前,这群鱼出发在路上向我走来,它如我等候的他们,而鱼,也如此刻我在大厅等候他们的我。

    我把时间等静止了,等凝固了,等成一个画面和景观了,我把时间等涣散了等破碎了等成一个残局等成一个气象。


    (四)

    我对山东济南的好感有一种久别重逢的亲和与贴心。你询问路,有人给你指点,不是随手一指,而是自己在前面带路,等你到了,你说声谢谢,他再返回去,原来不是同路。有个老人,有个骑车人,他们把手头事情放下,把你问路作为重要事情来对待。有个在广场上带孩子的山东汉子,在煞费苦心告诉我们正确路径之后,箭一般飞出去,去追赶他们的小孩,他们的一对儿女躲藏在广场上看音乐喷泉的人群中,对此,我们有深深的抱歉,我不时回头张望,希望他找到自己的孩子。由此,我对这个山东济南的城市葆有更深的敬意和好感。

    这时候,旋转大门打开,我等候的同事们满载而归。他们风驰电掣网约滴滴打车,快速搬运行李,迅疾打车到车站,我们上车,返程,回到安庆。这一切的时间迅疾而过。到家后,我在想,沉浸在时间里等人是多么波澜壮阔浩瀚无垠的空间啊。

    在那个静止的时间段,那些久远的静止的东西在一个空间被定格下来,一切都被虚化,只有时间存在,成为一个点,这是记忆一个点。我想,这个学习班真的很重要,是我的充电站,当我的才华支撑不了我的思想,当我的思想无法给予他人以滋养,我需要的是静止,自我修为。

    这是一种静止单调的温柔,我在时间表面上滑行,时间如水面平静,平静的河流,我听到刷地一声,我被吸附,我想把目前的瞬间吸进去,吸到脑海,吸到记忆,包括大厅里顺时针方向运行的旋转门。门外的夏日强光,还有大厅里这些玻璃缸里的鱼,它们是时间之手,在告诉我,在静止的时空里,宇宙就在眼前,时间如氧气在滋养着我,我如种植在时间里的一棵树。那些鱼,在时间里游。它们是灵动的一个脉动值,而我,遁藏在虚无中,消隐在无极中。


    (《散文》2018年第1期)

    江南雪儿,女,真名徐红,安徽六安人,系安徽省作协会员、中国石化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供职于中国石化安庆分公司。本科学历,文学学士?;竦霉律⑽拇蠼焙腿⑽拇蠼?,2015年获首批“中国石化优秀作家”荣誉称号;2016年获中国石化第二届朝阳文学提名奖;2015年江南雪儿博客当选天涯社区“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有散文作品获浩然文学馆永久收藏。


    色欲迷墙 特级毛片全部免费播放| 金瓶艳史| 正在播放老熟女人与小伙| 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 被下春药强制高潮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