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安徽作家网  |  设为首页
    安徽作家网

    安徽省作协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  >   《伪古典》

    《伪古典》

    发布时间:2018-02-22  来源:安徽作家网  作者:孙启放


    孙启放诗集《伪古典》出版

    丹青引 

    抬首望上,屋顶之上定是无底深渊
    且将云烟经略,原罪忽略,枯荣省略
    只劫略美人于云烟之外
    清除原罪,超越枯荣
    看光从线条之上滑下,落于苍黄古宣
    色彩洇漫,你携美人之手隐于留白
    隐于空
     
    将一条未经点睛之龙踢出画室
    任盲目之龙,困于走廊
    无助中嘶鸣咆哮!
     
     
    松柏赞


    尖锐的痛,如松针入背
    而我开始惶恐:灯灭,影子如何分开?
    毒药的历史
    正从薄雾中显露出绛红尾翼

    风举着云,最高的松枝挂上白旗
    浑圆的钟声,使一场艳遇
    对那位坐于松下,已了无气力的老僧
    至关重要
    市面上,松球已咳出松子

    而那些难以计数的土岗,翻出新土
    梳马尾的短腿的松,以整齐划一的孤愤
    安静中慢慢长出牙齿
     
     
    梅花引
     
    那是明日之花。你的约见过于唐突


    那精灵会来,将裹蓬松的全白睡袍
    带着夜尽五更,凌晨初破的鲜嫩气息
    以及,薄如蝉翼的颤栗迷茫
    云端之上火焰由蓝变白,清冽
    冷香由暗转幽,望深处
    一味穿越

    你浊气遍体,一场大雪已将你清除在外
     
    有一寂寞处与大雪通灵。寒碧窗纱
    烛影摇红,微醉 ,美人将病、将支离
    将咳血成朱砂、将落笔于绢
    只一朵,已开成孤本
     
     
    修竹赋

    狭长的叶,含在风的嘴里
    窸窸窣窣??茨歉雠律⒎⒌牧鞣耪?/span>
    赏你,宁可食无肉

    沙漏将时间,变成有形。诗文也能成枷
    这都是病。好在南国的竹茂于中原
    明天是一方生宣,丢下几杆疏影
    再唤来几块石
    就能覆盖昨天的书页

    带着雾气的绿,一点点挤出来
    趁那位好侃的老兄出门
    漂洗一下,这舍中的晦气霉气
    往那坛酒中,倾一点清芬
    然后,不动声色
    想一想那张著名的长脸,作何神态

    风一吹就是一千年。这廋美人
    腰肢刚性的韧,思念也就嶙峋
    那人一支笔下,土坷垃也能色彩斑斓
    唯有你,仍是墨色,拒绝开花
     
     
    青鹤引

    无关乎五老,无关乎松
    无关乎以梅为妻的自诩
    远离歌哭无常,披发的士子正在焚琴

    只在野,只鸣清亮,只止于鸣
    于幽州之墟,羽山之北,于九皋
    金声玉振。一只虫子附于叶
    一条鱼浮于水,一头猛虎伏于林
    低吟相和

    九天之上,鹤鸣已将锁于箱底的月光
    重新打开,小心抚平其间的折痕
    让茫茫大野无碍舒展,亦让自己的翼
    得以舒展

    立于丹墀的那物,只能哀鸣于心底
    只能趁,臣工们三拜九叩的纷乱
    悄悄换一下,站累了的那只脚
     
     
    菊花令

    于土层中掘出黄金。向晚
    这明晃晃的灯盏,托住秋疲惫的肩胛

    唐朝来的少年行囊已空
    剑与琴书,失于旷野
    广而告之的赏菊宴已散。酒尚温
    恰好用来暖胃,暖无人恭候的悲凉

    在京城,明晃晃的餐厅里,美人细嚼
    刀叉上油炸菊瓣的干尸
     
     
    樱桃令

    红。叫红的丫头是天才的策展师
    绣楼下的樱桃枝干尚欠粗壮
    逾墙之美,在于三寸金莲的精巧作势。
    苟活。削肩退隐,小蛮腰风行
    压低的眉眼,无碍练习多次的热吻技艺
    啊,这阔嘴美女亮闪闪的白牙
    这东洋艺妓唇上一点红
    彷徨。一粒遗珠。
    要红,就红回万人大厅里的云母屏风
      
     
    ?;ǜ?nbsp;

    粉色的云,由南至北
    丽人们高髻粉颈,惺忪,倚箱笼
     
    甜腻腻的忧伤,使怀春成为一种唯美
    一滴清酒,密不通风花雨中幻化
    一群巨乳少女夸张尖叫
    两只蝶,钉入黑白分明的眼底

    菊花在上,刀在侧
    屏息的武士们,隐身处列队而出
    阴沉,目不斜视
    “花飞雪”中俯首问道

    花期只七日。绚烂、短暂、凄美、决绝
    病质的易碎的香,浸透每一件和服的针脚
    钟声响起  ——
    在奈良,唐招提寺
    禅意,适时漫开
     
     
    飞鸿令

    欲以洁白的桌布,留住雪泥上的爪
    纯银刀叉佐以血色红酒
    以细节间留出的空白名义,干杯
     
    窗外杀机沉沉。高脚杯捏住喉咙
    生生咽下一声尖叫
    刺客的身形风一般掠过
     
    空荡荡的镜面处于正邪之间
    一只鸿于天边坠落,鸿影
    于镜像中飞升!
     
        
    蝴蝶令

    春天捂不住暴涨的乳房。蝴蝶的体内
    光线充足。翅膀  
    比传说中又轻了些许

    群盗在春风里结伴呼啸
    一条鱼,将于子夜时分爬上岸
    濠水桥灯火里流连,物我两忘

    蛛网抖了一抖。这凶险的边缘,刚好
    来得及辨认一张陌生的面孔
    以及,一曲幽怨的唱词  

    庄周枯槁,青蛙即将变成王子
    有人在蝶的海洋中苦练暗器
     
     
    雪钓图

    一场雪。
    草木是雪,楼宇是雪
    河流是雪,山川是雪,大地是雪。
     
    一场雪,寒江挂在钓丝上命悬一线
    钓雪的人抬一抬头
    天上飞过的鸟,是雪
     
    他低下头
    双脚是雪,双膝是雪,双手是雪
    白眉是雪,银髯是雪
    雪的蓑笠雪的钓竿雪的孤舟

    睫毛是雪,眼白是雪
    雪的鱼篓中活蹦乱跳的是雪
    一场雪,只剩下两粒深陷的黑色眼珠。

    一场雪,天下一统。
    钓雪的人已经盲目
    他的盲目是世界的盲目。
     
     
    冬日赋

    没有什么气味比雪更加浓烈。
    攥紧的一把雪
    仍然是雪的一部分
    惨白的阳光下
    我摊开的手掌熟虾一般红
    凸显出清晰的纹理

    最先剖开的,是黑色肚肠冷硬的路。

    一只麻雀,停在可以敲响的
    玻璃似的空气中
    它掉转小小的脑袋
    反复啄小小的冰冻尾羽
    执着得令人吃惊。

    冬天将被冬天冻死吗?
    那些梅花
    在我年轻时照着同一种体态开放
    现在,却有了一万种踌躇
    这让我切齿痛恨。


    短评

    陈先发:

    孙启放的许多诗歌中弥漫着一种难得的精坚之气,展现了他语言经验中老辣的一面----尤其是近年作品中,他娴熟地在刚柔两端之间,完成了某种对冲与调和:一方面保持着他一贯较为刚硬的语言质地、以铺陈为主的行进风格、相当紧密的语调节律,使诗歌结构显得固而蓄力;另一方面,他着意向诗中注入了更多弹性的、柔性的因素和更为灵动的句式,更加注重诗歌内部的回旋,使语言运行不致过于紧绷。加上他擅于从历史资源中调集丰富而多维的语言符码,这些都大大强化了诗歌内在的空间感,抵销着某种过度的刚性----正是这种对冲,引导着他的诗歌趋向更为开阔与沉着之境。

    马永波: 

    孙启放的“伪古典”标示出一个辽远的理想,将古典主义的理性与均衡置于当代复杂多变的语境之下,以检验汉语在此高压下的活力与弹性,这种艰难而有益的探索,其目的并不在于重新焕发江南写作原本就有的典雅风致,更在于探索充满歧义的当代经验如何在心与物谐的传统中产生迷人的张力。

    许道军:

    当我们谈“诗”的时候,实际上在谈什么?我们其实是在谈“奇观”:日常生活的反?;蛳∮兄?,内心世界的异象,景致的极致,人格的卓绝或者自反,当然也包括对日常语言的蓄意冒犯,等等。从诗歌技艺上讲,写诗一方面就是通过发掘或营造各种奇观,反抗日常生活的自动化、庸常与无聊,在相互参照中重建对生活的感知,像我们第一次发现生活、发现事物、发现自身一样。另一方面,写诗也是使用新的观看角度、感受装置、理解方式与表达方式,擦亮已有事物身上的修辞尘垢、意义富余,让它们再次熠熠发亮,重新回到我们的视野,是其所是,像第一次看到它们那样。我们把上述行为达成的效果称之为“诗意”,诗意让一首诗成其为诗。然而诗意又是一次性的,其垃圾化的速度甚至快于其形成。因此,诗歌的对立面始终有两个,一是日常生活,二是已有的诗意。

    孙启放的《伪古典》的对立面也有两个:一是今天的日常生活,二是过去的诗意。诗人召回已经走远了的英雄美人,退隐了的梅兰竹菊,消逝了的白日放歌,重新营造了一个感时伤怀、洒脱不羁的古典名士形象,对抗今天的庸常。但这毕竟是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古典终究是“皮相”。诗人对“古典”的征用只是一种设想:像过去的名士反抗过去的日常那样,今天的名士要反抗今天的日常。然而,真正的名士又是自由的,他可以用名士来反抗日常,可以用古典反抗现代,但反之亦成立。因此,在《伪古典》的世界,不存在真正的古典,所有的古典都是征用的,是“伪古典”,各种旧有意象、词令按需分配,随物赋形。一切的现在、当下,也未必就是“现代”的,它们身上保存有诗人喜爱的旧日气息。
    古典意象,现代情怀,烟火气息,自省意识,名士形象,这是《伪古典》的几个关键词。但它们跨次元的组合,最终告诉我们的是:在诗人眼里,压根就不存在什么真正的古典或现代,也不存在什么真正的名士或知识分子,有的只是自由和对自由生活的向往。

    张岩松:

    孙启放这本诗集是要寻找我们民族的诗意如何在现代汉语中浮现。通过句子的拉长和缩短,使古典诗意在句子中自由穿行。这里没有离题的话语,他是通过蚂蚱蹦跳的样子把诗意拉扯到一起,形成现代汉语的诗性叙述。现代汉语具有逻辑性,这逻辑是诗歌的敌人,孙启放想通过诗意来冲垮逻辑的堤岸,自由和泛滥是这本诗集的模样。诗意存在于我们民族的文字中,只是在当代,汉语经过翻译文字的重新洗礼,排列方式影响诗意,于是,诗意干脆就睡眠了。孙启放想通过这本诗集将其唤醒。

    木叶:

    一幅幅言语的“剩山水图”,古意盎然,孙启放作“伪”手段果然高超,痕迹全无。但浸润其中的,仍然是当代之“渴”——无论是“将饮茶”还是“将进酒”,风景固然暗换,追问始终唯一 : 生生不息的“美”此刻究竟在何方?因此,这同时也是一本追问的书,是回眸、凝视与瞻望,在“今之视昔”与“后之视今”的、怅然若失的两相纠缠之中。  

    石玉坤:

    借用古典诗歌的体式,抒发现代诗性之幽思;赋予传统诗歌意象以全新的美学意义,又把自己的生命体验融入其中,使诗集《伪古典》别具一格。笔力驰骋,气象峥嵘,读孙启放的诗,有无数不可期遇的喜悦。意外带来意味,这种具有发现性的,对事物有透彻理解的智性写作,打开了孙启放诗歌的开阔澄明之境 。                   
       

    色欲迷墙 惩罚下面夹生姜打屁股| 爱情岛论坛免费线路一在线观看| 好想被狂躁| 一女被多男玩喷潮视频| 忘记穿内裤被同桌摸了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