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安徽作家网  |  设为首页
    安徽作家网

    安徽省作协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  >   在线连载  >   暴雨将至(组诗)

    暴雨将至(组诗)

    发布时间:2018-03-15  来源:安徽作家网  作者:何冰凌

    《飞花令》


    黄昏的万华镜,使暮霭更轻。

    飞鸟离去,留下浅褐色的粪便和种子,

    在我的长形花台上。

    啊,又一颗种籽发芽了。近旁的土里,

    除了眉豆,我还点了蕹菜和红苋菜,

    这些植物都有无比发达的根系。

    人这一生,离了风花雪月,怎么能存活下去。

    家务事时令我发愁,而花朵令我飞升。

    我抬头,天空中也有一颗星是我的,

    此刻它为我而亮,

    我在风里唱的歌儿,它也听得见。

    一座小花园,豢养无数形色和生灵,

    我愿意把余生浪费在这里。

    每当人们夸赞,我总是把布满泥垢的手指,

    偷偷藏在身后。


    《戏拟小侄女兰兰画作《小美人鱼》》


    如果可以,我要深深藏匿于人间

    在四面低垂的暮晚,街心花园一角

    用绿藻般明亮的长发

    海妖般温柔的歌声将你缠绕

    让风也生出犄角

    我要在布满锈迹的湖面上给你写信

    用发黄的旧台历作信笺

    像今夜这样

    如此湛蓝而颤栗的星辰之国

    我祈祷你能完全地拥有其中之一

    坏天气和坏牙齿

    遭逢爱情的好年纪

    浅滩上嬉戏的小丑鱼

    当你如我一般大,你也会一一经历

    包括遭受背叛

    和诋毁

    早年在安庆街头,有人曾将你认出

    我们竟如此地相像

    你这过早失去父亲的孩子

    我亲爱的小侄女

    从小我将你驮在背上

    当你铺展开画布

    世界将如你所见

    我会指着北方天空最亮的那一颗

    教你辨认启明星

    重返那失而复得的梦境

    和花园


    《记深夜南陵鲁班广场的一次散步》

       秋虫一刻也不停止鸣唱,也许它们自知时日短暂
    在霜冻来临之前,拥抱和歌吟一切藤蔓枝丫,
    夜晚活动着的和进入快速眼动时期的生命体,
    广场上的巨型灯柱和节假日才开放的人工喷泉,
    北半球广漠的土地上渐次温良的河流山脉。
    假使亲人们的睡梦里出现天际线和彤云,
    此刻也将有孤星微光的投注,更有这蜂鸣器

    无处不在、此起彼伏的覆盖,
    伴着他们的美妙小鼾。
    毕竟,宏大的秋天来了。
    路边花坛里的大部分花儿,在深夜,

    都已随着光线关闭收拢,如酢浆草、风雨兰和牵?;?;
    而另一些花儿则不,那水里的红蓼、飞廉和奶蓟草,

    它们,瞪大眼睛,在等待神迹来临:
    当夜露从草叶上展现并在清晨明亮的光线里

    撤回的时候,
    诗歌发生了。


    《献诗》


    蒲塘之水,安静了,一些了断的

    波纹。此生已不可重复。

    可能很多人都是一个人,

    是第一个和最后一个。

    请不要试图僭越我们的生活,

    古人早已替我们规定好了。


    在次日,花喜鹊飞出林梢。

    献出贞洁之唇的

    有刺槐和棠棣。悬铃木的粉尘,

    怀着几颗少女之心。

    “这舞女,正失去她的舞蹈”。

    当她低头,并不代表她在想念

    那些已经失去的。她没有哭。


    为什么一定要哭?

    你太多情了。这不好。


    让他们此消彼长,

    而我们,获得呼应。

    在过去的十年,

    我经历了梦魇、分娩和死亡

    在徐河,我是个消失的青年,

    是我妈妈的好女儿,

    我还要一直做下去。


    《旧信》


    来的路上降了霜。

    那时槐花细碎,锡麟路的两旁

    树木一律高出宫墙

    石榴抽出红血丝,如虹膜上的

    你哭啊。


    流光如流沙。美曰流沙。

    你不停地哭啊。

    天就黑了,鸡栖于埘

    月亮上山坡。


    你哭啊。

    一个人在厨房里唱歌

    将自来水放得哗哗地响。


    《致合肥》


    让人轻度敏感的黄色粉尘,整条芜湖路都是

    法梧年久失修,顶着水泥树冠。

    这是我生活的合肥,少有的几十年不变的一条街

    从拉芳舍的玻璃窗户望出去,绿荫如盖

    行人如织,黄昏独具婴儿之美。


    她在灯下,在日记里恶狠狠地写道:

    合肥,你见过我的好时光

    我要你,看着我死。


    想起环城公园纷落的无患子果实

    “九重葛缓慢开放的清晨”①。

    再没有人给你写信,用东风印刷厂的白色信纸

    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505室

    几个大字,龙飞凤舞,漫不经心

    而萱草,它有另一个名字

    叫忘忧


    ①引自诗人吕布布的一句诗


    《车过苏州》


    我看见苏州的小房子
    亲爱的苏州小房子
    像在云彩里点了淡墨
    像评弹里的弦轴
    竹枝词上的泪滴
    像一群鸽子
    和它们灰白的眼球
    就有些心动
    就想从壁画上走下来
    加入它们


    《往事》


    某年夏天,在去天鹅湖的路上

    我折了回来

    我深深知道,在夜里

    黝黑的湖水会召唤你

    那些鱼都有发亮的软肋

    引着我们向湖的深处


    温水里煮着青蛙

    20年了,合肥在我的体内慢慢地热。

    黄昏无数的蝙蝠低飞


    一个人在阳台上种花

    收旱金莲种子。

    那种子里有一张老人的脸

    往事那么苦,那么深。


    而今,秋天也越来越深

    南淝河的水流也慢了下来

    你曾是敏感的

    寄居蟹,在九月

    踏着哗哗作响的小水车

    昼夜不停歇


    人们总是在水边得到安慰

    和爱情。她十九岁

    在此献出初吻。

    鱼儿一瞬间跃出水面

    波光粼粼


    她以手掩面

    黑发轻垂


    《海洋飓风博物馆之歌》


    大海没有边沿,我所站立处即为现在

    和此地

    我所丧失的

    在这里都能找到


    我止不住又喊了一声妈妈

    仿佛我的眼里又重新装满了盐

    内心装满了柔软

    想把这波浪好好地认真地爱抚一遍


    我重新爱上了渺小的人类

    大飓风席卷一切

    再也不能回头看一眼

    东海岸


    在博物馆线路示意图中

    它悍然分成四路

    由东而西,由南向北

    带着巨大的洋流跟进和鱼群回溯

    构成满目疮痍的灾难史


    “在风暴的中心,总是试图趋向平静?!?/span>

    解说员的声音喋喋不休


    啊,唯浪花即生即灭

    令我生敬畏之心


    《铁线莲之歌》


    它的名字有很多:

    铁线牡丹、番莲、金包银

    山木通、番莲和威灵仙。

    通风化瘀,它亦是一味中药

    毛茛科、铁线莲属

    于铁线上开出莲花

    又动不动就枯萎。

    “我的世界就是这么小,

    我的心就是这么小,

    活着,是为了枯萎

    仿佛枯萎——

    就是永生?!?/span>

    有时我也使用杀虫剂

    对付潜叶蝇及蓟马

    在长江中下游连绵的梅雨季

    潮湿和霉菌会侵蚀它敦厚的肉质根

    总是动不动就枯萎

    有时枯了很长时间

    又爆出

    新芽

    这就是铁线莲身上浓烈的

    戏剧性。


    《暴雨将至》


    暴雨将至,湖水不安

    在夏天,人们会凋谢得快一些

    芜湖路高大的法梧

    隐蔽着路面,阴影加深


    哦,我们的旧邻居

    在厨房里煎鱼

    他快活地打开窗子

    大声唱一支所罗门之歌


    《湖边诗》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我和我的湖水已不能互相照见

    这雾茫茫的湖面

    就像一粒白色药片

    我曾带着一个中年人应有的谨慎

    每天服用它


    藻类在繁衍  湖水加深

    这晾晒银鱼的纱网  摇摆的苇草

    应约而来的小鱼小虾儿

    以及众多清脆的虫鸣和鸟啁

    都和去年秋天相似

    但不尽相同


    似乎是听见万物发出覆盖的吁请

    一阵风带来了震颤

    湖边的人自然地抱紧双臂

    湖水生出鳞片

    向看不见的地方攀爬

    这是黄昏

    带着它美妙的糖衣

    降临了


    就在我停下来拍照的时候

    一只归棹

    正好经过了我


    色欲迷墙 亚洲日韩欧洲不卡在线| 50_10_gogo日本艺术高清大胆| 一本一道色欲综合网| 久久人人97超碰香蕉| 一本到高清无码中文|